日前,首屆全球共享經濟論壇暨全球共享經濟聯盟(以下簡稱聯盟)成立大會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成功舉辦。聯盟執行主席、天九共享集團董事局主席盧俊卿,聯盟秘書長、天九共享集團全球CEO戈峻出席大會。

  此外,出席大會的還有聯盟常務主席、塞爾維亞前總統鮑里斯·塔迪奇等26位海外前政要蒞臨活動。

  提及此次大會的重要研討成果,“雙減半”的戰略愿景不得不提。“雙減半”是戈峻于首屆全球共享經濟論壇上對大共享經濟充分發展的效果預測,一經提出,便引起了在場政商領袖的熱烈討論。

  所謂“雙減半”是指,在廣義共享經濟理論下,全新的大共享經濟模式將為世界帶來資源和效率的雙重提升——大共享經濟有助于知識、技能、資金和企業家精神的互通,企業家通過分享,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閑置資源,提升效率和價值,一方面將使全球新增資源消耗減少50%,另一方面將使人們的工作時間減少50%。

  “雙減半”是大共享經濟形態下的實現愿景,其作用機理為何?大會上政商領袖們的妙語連珠正是從以下三個維度,回答了這一問題。

  首先,是雙減半必然性。正如菲格雷斯所說,這種必然性是基于一對固定矛盾基礎上的,即不斷增長的世界人口、與日俱增的需求、人們對美好生活的演變性進階追求與受限的資源總量之間的矛盾。而“大共享”則可以以新的分享、合作的理念,更好地利用地球資源、應對氣候變化、改善人們的生活,因而,實現“雙減半”是必然的。

  其次,聯盟所倡導的大共享經濟,可以相當程度上明確共享的精神內涵、豐富現有共享理念的外延,進而為雙減半的實現打下堅實的基礎。

  具體來說,首先“大共享”理念可以讓更多人了解到一種嶄新的商業可持續發展的路徑,該觀點由帕潘德里歐提出:對于當今世界發展的諸多問題,在政策與治理上,“希望各行各業、政府都加入到共享的進程中來,很多人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不僅如此,國際商會(ICC)全球政策總監尼古拉斯·舒爾茨還提到,“大共享” 將傳統意義上的“共享”提升到國家層面、世界層面。“受到傳統物權觀念的影響,當前共享經濟的范圍不夠廣泛,都是局限在區域層面的,還沒有跨區域的分享,沒有到國家層面、世界層面。”

  此外,對于大共享經濟模式的最佳案例搜集和最佳可持續商業模式的倡導,能激發出共享經濟的新形勢、新高度。“可持續發展還包含包容性發展的課題,去收集共享經濟方面的最佳實踐、創新嘗試與成果,并給與獎勵,可以在世界范圍內掀起新的浪潮”,帕潘德里歐如是說。

  最后,在共享模式的持續壯大發展下,大共享經濟將會解決諸多世界經濟發展的困局,真正實現可持續發展,實現雙減半的美好愿景。

  正如帕潘德里歐所說,當今世界經濟發展面臨諸多分歧問題,“孤立主義、移民問題、難民問題、氣候變暖問題、新興技術的挑戰”,所有這些困局都“需要打破地理邊界開展合作,越來越多地分享全球資源”。

  此類問題的解決,必須完善其支撐體系,而這里的支撐體系便是“一個好的世界格局”,尼古拉斯認為,“法律法規能支持這一格局健康發展,而聯盟可以幫助我們完善這一體系,包括貿易政策和貨幣政策”。

  此外,聯盟的“智庫”角色,將彌補共享經濟之于社會影響的空缺課題,解決“氣候變化和可持續發展的挑戰”(世界經濟論壇全球青年領袖琳內)。琳內還提到,正確的分享對社會是有益的,但很少有研究能對此說明,沒有機構專門從事共享經濟對社會影響的研究工作。

  “雙減半”戰略愿景的提出,既是必然的選擇,也是發展大共享經濟的必達之路,更是為商業可持續發展提供了一種新思路。同樣堅信“雙減半”戰略愿景的天九共享集團,也將更加豐富完善其全球企業賦能平臺的角色,為更多企業賦能,為更多項目抱團發展提供支持。

  如菲格雷斯所說:

  我們的世界需要一個“大共享”的理念,共享的態度,共享的文化,共享的經濟,在樣的社會里,人們會生活的更加幸福。

  “雙減半”,重新定義幸福。